吉原彩票|平台%

所以便打发走了众人让他们都回去休息了至于明

 
    马岱和甘宁,这个时候倒是不谦虚什么了,毕竟两人也知道,什么是过犹不及。求书网小说qiushu.cc两人虽说不认为己方之前的表现,最大的功劳是自己两人的。但是显然,此时此刻。自己主公就是要赏罚分明,给自己两人树立起一个典型,那么自己两人就只有受着了,而确实没有其他的。
 
    毕竟自己主公说你好,你就好,不好也好。那么说你不好,你就不好,好也不好,这嘴是自己主公的,他自然是说什么就是什么了。而且马岱和甘宁,其实他们两人心里就跟明镜似的,说实话,他们也知道,自己主公想树立自己两人这个为代表的典型,说白了,无非就是给己方士卒以更大更强的信心。看,如今己方将领的表现,得到了自己主公的认可,所以……
 
    说起来这江陵城,也许被破就为时不晚了,这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,如果是最开始之前的话,这己方士卒或许是没有什么信心,关键是自信从何处来?但是看了之前己方的表现后,显然此时此刻的信心,那就多了不少了,不是吗?所以马岱和甘宁两人心里都清楚自己主公的用意,把大功劳放到自己两人身上,然后其他的功劳都是己方士卒的,这确实是不错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比起马超这边儿来,刘备他们那边儿,确实是不太好的情况,至少没有人发笑,基本上都是面无表情的,显然,是之前没怎么发生过的情况,确实是很少如此,毕竟之前可是他们占优啊。但是如今这一次,显然不是汉军这边儿占优了,所以刘备手下要是能好心情就怪了。
 
    所以还没听到霍峻说什么呢,刘备众人就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儿,对此,霍峻心里是清清楚楚。但是自己该说什么,却还得继续说下去才行,因此,此时他是给自己主公禀报上了。
 
    虽然刘备和众人早就听到了士卒禀报,可刘备对霍峻所说,他却必须要听上一听的。没说有己方占优势的时候,自己就会听下去,那么己方不占优了,自己就不听了?那怎么可能,自己身为汉军主公,是绝对不会那么去做的。所以他霍峻这么去禀报,自己无论如何都是要好好听下去才行。可能自己那些属下是不喜欢听,不过自己对此也没有办法,这都必须的。
 
    终于,霍峻说完了,他也看得出来,其实是没有人愿意听己方吃亏这个,可自己也没办法。
 
   
 
    自己自然是不想让凉州军占什么优势,这个是肯定的。可是人家派出了精锐中的精锐,自己对此,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说起来,本来己方的人马就比人家战力要低点儿,所以就更别说是人家精锐中的精锐了。其实在他看来。自己能带兵最后堪堪给凉州军逼退了,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,还是那话。凉州军精锐就几千,自己如今能对付,真要是几万,自己也不行了。
 
    所以霍峻心里确实也有着一丝庆幸,也有着矛盾,一方面他确实是不愿意看到己方如此,可另一方面。他也知道,只有遇到如此强敌的时候。己方才能更多更大的进步,这是绝对的。
 
    至少他就很清楚,就经过了之前的战事,如今还留下的人马。显然是比之前经验更丰富了,至少他们都已经有了对付凉州军精锐中的精锐的经验,这难道不就是一种进步吗。而且对有些士卒来说,他们是绝对提高了一点儿,那么就只有那么一丝,可却也是进步,不是吗?所以霍峻心里也是有矛盾,也想让凉州军如此,也不想让他们这样儿。确实凡事都有利有弊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对于这种既成事实的事儿,霍峻自然是知道,自己必须要接受。而且自己最应该做的,其实就是让这个事儿,能为己方带来最大的利益,最多的好处,如此的话,就再正确不过了。
 
    刘备作为一军之主。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,他还没说什么。那倒是情有可原,毕竟他得听霍峻把话说完才好。可如今霍峻都已经讲完了,他也清楚,是到了自己该上场的时候了。所以就听刘备此时对霍峻言道:“仲邈,马孟起众人等了十日之久,才到来了几千精锐,如今第一次来江陵进攻,我军措手不及,确实,也是情有可原!对此,仲邈和我军士卒都辛苦了!”
 
    刘备自然没去说霍峻他们什么,因为他也清楚,其实这当然不是己方将士的原因,还是因为对方的实力够强,要不然霍峻能是如此表情?如此说辞吗?自己倒是不害怕什么,可依旧少不得去担心忧虑,而他霍仲邈呢,这想法显然也不会少了。至少在如今的战事上,他是绝对不想如此的,所以如今他还是觉得,到底如何才能对付得了凉州军到来的精锐,这更重要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自己主公的表情,霍峻就很清楚,自己主公是不会去计较之前的战事得失了。不过这事儿也难怪,如果说自己是自己主公的话,那么自己也会如此就是了。毕竟自己主公那么些年的经验,他知道什么是自己最应该去做的,去说的,而什么是自己一点儿都不能去说,也更不可能去做的。霍峻他都清楚,所以他明白,自己主公还能不清楚,不明白,不知道吗?
 
    最后刘备是勉励了霍峻两句,当然也算是对己方和荆州军士卒说的,可这话自然不会去当着士卒的面儿去说。所以就算让霍峻去转达去传达了,或者说是让其他人给传达到士卒的耳中,如此而已。哪怕刘备对之前的战事再不满,可却也知道,真不是己方士卒的问题,更不会是霍峻的原因。说起来他最后能抵挡得住凉州军,其实真是,就已经算是很不错很不错了。
 
    刘备他肯定不是一个不懂得知足的人,这绝对不是。而且说起来,其人起于微末,虽说是汉室宗亲,可却绝对是最为落魄的一种,而且出身市井,成长在百姓间,因此,刘备确实,
 
   
 
    还有多少是他所不懂,不知道的呢,这个还真是没有那么特别多,至少在为人处事,和人交往这个方面上,能让刘备说不知道的,确实不多了。所以其人还真是,非一般般的人能比。
 
    最后刘备一摆手,就让众人回去休息了,毕竟这个时候,还是太早,平时这个时候,众人还都没起身呢。可因为之前的战事原因,可以说众人都已经起来了,没有一个还能睡着的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那么大的响动,你就算是想睡,那也不安稳了。当然,众人可都是心忧战事,所以从起身后,谁也没有再去休息了。毕竟连自己主公都没去休息,你还可能比自己主公还……
 
    因此,刘备也知道,所以便打发走了众人,让他们都回去休息了。至于明日的战事,自然还有霍峻去操心。自己倒是也想去多管管,可说起来自己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。如果说自己要是在攻城战的时候,出现在城头上,那么对己方倒是能有不小的作用。可这事儿,显然自己手下是绝对不会同意的。他们宁可让己方士气依旧如此,也不会让自己去城头冒着风险。
 
   
 
    霍峻是最后一个离开的,他也清楚,刚退走的凉州军,今日能不能再来进攻,这个自己也不好说,毕竟什么都有可能。可如今一时半会儿,他们却绝对不会卷土重来的,所以霍峻也没那么着急回城头去。不过他也知道,哪怕就算是退一万步去说,就算马超带着凉州军又一次卷土重来了,就凭自己的反应速度,凭州牧府和城头的距离,自己都会用最快速度回去的。
 
    根本就不会耽搁什么,所以自己还着急个什么劲儿?当然他也没有听到自己主公叫自己,留下自己,所以霍峻心里也知道,自己主公之前把该说的话,都给说完了,如今对自己,也没有什么说的了。
 
    霍峻最后一个离开了,刘备确实没出言留下他什么的,他也确实把今日的话都给说完了。当然之后战事的事儿,基本都归他霍峻全权处理。对此不是发生什么大事儿,刘备就算是主动过问都不会过问。当然霍峻主动来禀报,那是另说了。(未完待续)<!--876+dbqgliuea+4316110-->
 
 
第七二五章 函谷关战事继续
 
    其实哪怕凉州军是来了精锐中的精锐,刘备也确实是担心忧虑着战事,这个都不错。【\网 w ww.aixs】可他却觉得自己把一切都交给霍峻,也就是了。对于霍峻其人的能力,刘备自然还是很相信的,至少如今他还是能带兵抵挡得住凉州军,不是吗。如果说哪一日,连他都抵挡不住凉州军的话,那么自己手下也确实,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挡住人家了,无有能出霍峻其人之右者。
 
    这就是刘备此时此刻的想法,反正自己肯定不行,其他人呢,太史慈、文丑、魏延他们等等,这些个确实算得上是大将,可他们也就比自己强,但是在守城方面却是不能和霍峻相比的,这没错。所以真要是连霍峻都不行的话,那么其他人,也都不好使,刘备早都明白。而且他也清楚,这也是为什么如今敌军再一次强势攻城,可自己手下还是没人主动请战的原因。
 
    说白了,他们可都有自知之明,早都知道,自己在守城上面,真就是不如霍峻。所以霍峻都要这么小心翼翼对待,那么对他们来说,也只能是更为棘手了,不是吗,就是如此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还在函谷关受到了江陵和临湘最新战报的时候,他在大帐中是笑着对荀攸和程昱说道:“二位,这马超都已经派出凉州军最为精锐的人马去了江陵,看来他这也确实是没有其他办
 
    法,是只能如此了!”曹操看得很清楚,这之前马超可没用如此精锐来攻城,可如今是用了。
 
    而之前对于江陵的战事,马超没有动用如此精锐,到底是因为他没有想起来,还是说其他什么原因,对此曹操都没有什么兴趣知道。可是从马超此时的动作来看。他确实看出来一件事,那么就是,对方确实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了。之前的地道是败了,这之后又调来了精锐攻城。曹操就是认为马超没有其他的办法了,要不然的话,何止如此?曹操如此认为。
 
    如果说有其他的办法,马超自然不会不用,但是没有了。所以就变成了如今这样儿。而在曹操眼里看来,显然这不是什么最好的攻城手段,所以他倒是想看看,刘备到底能不能让马超的凉州军折戟在江陵。真要是如此的话,可以说对自己兖州军对孙策江东军来说,都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荀攸和程昱两人,在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他们都不约而同笑了起来。当然他们肯定不是嘲笑马超,只是希望自己主公能更轻松对待如今战事,当然他们看到了自己主公如今心情不错。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看着算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儿,他们也是从心里高兴。两人自然都知道,自己主公是个比较乐天的人,这个绝对没错。所以他们确确实实,如今是从心里往外那么高兴,欣喜。
 
    所以荀攸此时说道:“主公,属下和主公所想一样儿。说起来如果他马孟起要是有其他的办法,那岂不是早就会施行?可如今先是地道对敌,之后又调来了精锐,这显然是没有其他破城之方法。说起来按照如此下去的话。凉州军未必会胜,而他刘玄德也未必会败啊!”
 
    荀攸自然是把他自己所想,对自己主公说了一遍。确实,这就是他的想法。而听了他的话后,曹操是微微点头。而此时程昱也开口了,他对曹操说道:“主公,属下亦是赞同公达所说。其实也和主公之言一样儿,如今的马孟起,此时的凉州军。确实是没有其他办法,看起来,对他们,确实是殊为不利。也许刘玄德最后会逼退凉州军,这也并非不可能之事!”
 
   
 
    而对比曹操这边儿比较轻松的样儿,在函谷关内,在吴懿他们的住处,他们四人确实就没有那么轻松了。毕竟任谁知道自己主公在江陵鏖战了那么久,可依旧没能破了城池,反而是让人家占上风,并且地道什么的都无用,这确实不得不让他们多想。吴懿他们也不是没想过,这个最后己方到底能不能破了江陵?如果就光从如今这个情
   
 
    吴懿作为函谷关的主将,自然这个时候,在众人都比较沉默的当口,当然还是他最先开口了,就听他说道:“各位,如今江陵的战事,各位都清楚,显然对我军是非常不利的,但是咱们对此也确实是无能为力!此时此刻,咱们能做到做好的,还是死守函谷关,争取让兖州军不能寸进!当然退一万步说,实在不行,那么也得一直坚守下去,不能让兖州军占便宜!”
 
    听了吴懿的话后,黄权三人都是不住点头,显然其人的话和他们自己所想,都是几乎相同的。毕竟这不说函谷关和江陵的距离多远。就说如今函谷关的战事,也未必比江陵轻松多少。毕竟江陵那边儿,是己方去攻城,而如今在函谷关。可是己方在守关。虽说看起来己方守关应该是比攻城占便宜吧,可实际上来说,仔细一看,却绝对不是这么来算的。
 
    毕竟汉军和荆州军是个什么水平,而兖州军又是什么水平?前二者的战力。确实是不如后者,这个不用多说了,是公认的,哪怕就差了那么点儿,可就算差一点儿点儿,那都是差距。
 
   
 
    那么对于江陵的战事,他们都不认为能帮得上什么忙,所以对此,四人就不会多想什么了。但是他们却也清楚,只要自己几人能一直坚守函谷关。至少丢了关,也能更晚失守,那么如此的话,就算是为了江陵自己主公的战事,添砖加瓦了。确实,只有这样儿,才能算是真正帮助了一下江陵的战事吧,至于说其他的,好像都不成。毕竟己方这兖州军,依旧是强敌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